《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中的戰時女性地位:舊時傳統的媒妁之言 vs. 新時代女性的自由戀愛

Fiers & Limone
Feb 26, 2021

--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改編自河野史代同名漫畫,由片淵須直執導。2016年11月於日本上映,2017年7月於台灣上映。

2016年於日本上映,獲獎無數與刷破日本動畫電影募款紀錄的《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片中時代背景為戰時日本,講述一位遠嫁的廣島女孩如何在戰時艱困的環境以樂觀的態度面對世事的無常。整部片長超過兩小時,劇情主線的單一也使觀看過程略顯無味,但裡面幾幕關於戰時的困苦與離合仍幾度讓我濕了眼眶。

因為對整部片的共鳴度不高,對它的評價也相對平淡。但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因男方家庭來訪追求而遠嫁的女主角「浦野鈴」與其嫁入的家庭裡的小姑「黑村晴美」。

2017年7月出於電影在台灣上映前,誠品書局曾舉辦由政治大學台文所教授主講的「近代台灣女性史」中「台灣大正新女性」的講座。其中談到了台灣在1920年代日本殖民統治下因受日本內地大正天皇時期的西式教育與思想而出來的一群「新女性」,是為台灣較高階層中有受教育的女性;而這來自西方的新穎思想必定對台灣的傳統思想造成衝擊,西方「自由戀愛」則與台灣傳統中國舊禮教的「媒妁之言」碰撞。

於誠品書局台大店舉辦之「大正台灣新女性時代」系列講座,邀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一同討論日本大正時期下的台灣女性如何因應內地西化政策做出改變、適應與反映。

日治台灣如此,當時戰前的大正至昭和的日本亦是如此,而這兩股勢力也體現在小鈴與晴美上。小鈴身為主角,晴美則是她的對比角色(Foil Character):小鈴因男方家庭的來訪追求而遠嫁成北条家的媳婦,這是屬於較為傳統的「媒妁之言」體系;而因自由戀愛而嫁到城市的小姑晴美則是完全代表了日本西化後的「新女性」系統:自由戀愛、穿著時髦、思想新穎、重視平權。然而不論是舊時代或新時代的女性,在片中的處境卻有相似與相異之處。

小鈴因「媒妁之言」的舊傳統嫁給了一位素昧平生的男子,原本看似會有八點檔般悽慘的婚後生活卻沒發生在小鈴身上,反倒丈夫北条周作非常疼愛她,甚至在發現小鈴婚前的曖昧對象來訪時,犧牲自己的感情並成全小鈴完成她的宿願,「畢竟妳是被家裡逼迫嫁給我的……」

這一段感情的小插曲實在讓人佩服周作的德行與其對小鈴的愛。另一方面,自由、自主的小姑晴美雖然依照自己的意志到城市中工作、戀愛,也自發地踏入了婚姻,然而在丈夫病逝後爭取與丈夫共同打造的店面的經營權不利,連帶長子也要被男方家庭帶走,只剩下女兒徑子陪她回到鄉下的老家。其後的家庭生活與劇情不是主題重點而不做多述,然而不論是小鈴抑或晴美,兩人的處境也符合了該年代對女性大多的描述與評論。

政大台文所教授吳佩珍老師綜觀大正台灣的「女學生小說」,作品中的新女性到了城市與男子共同生活後結局多為悲劇,不是新女性身敗名裂(且多半隨著「失去貞操」這種父權的意識)就是悲慘死亡。雖然看似平權而受教的新女性,卻也承受著那個年代諸多謾罵與妖魔化。人類歷史從古至今即是如此,每當迎接改變之時總有一批打著舊有傳統思想的人極盡妖魔之所能,一如當代的「同性婚姻」議題等等。而片中身為新女性代表的小姑晴美,亦是悲慘地失去了事業經營權與兒子的養育權,獨自回到家中。

然而若要直接地論晴美結局為悲劇就太魯莽了。對我來說這部片美在呈現了一個「女性社群 (Female Community)」,不論是舊女性小鈴抑或是新女性晴美,兩人卻在最後相依為命,共同打理家務。雖然新女性闖蕩的結果不順利,舊女性的小鈴也在戰亂中失去了手臂,兩人呈現出來的卻是經歷了人生不同路徑後的堅毅與溫柔。我想這是這部片最能為人帶來屬於人性最美好的溫暖了吧。

--

--

Fiers & Limone